呦呦鹿鸣

职业铲屎官(=^ェ^=)
喵酱是世界的宝物ฅ•̀∀•́ฅ

【505fo感谢/迪云】春宵一刻值千金

機會難得我就藉此機會表白我家蒼朮太太啊啊!最最喜歡太太的文了!從第一篇迪雲gold&black的略有生澀,到《給我親愛的鄰居》的日常卻有新意,那個時候太太還是快新的太太,《睦鄰友好》系列也是以快新為主還間雜靜臨,雖然喜歡可是想都沒有想過太太會徹底爬坑迪雲啊啊啊!《他日與君相逢時》可以說是完全驚艷到我了!雖然類似的故事有很多,但是論感情我只服蒼朮太太啊啊!!然後就是一路過來,可以說是見證了阿朮朮一步步成長起來的【這樣說希望不會被打,但我確實是在誇你進步非凡】

阿朮朮呢,文筆並不是特別地浮華,乍眼看去和一般的文沒有什麼區別【甚至每篇都會有錯別字,咳咳,我不是黑】但是卻意外地耐看,她筆下的故事讓我很容易就能帶入進去,身臨其境的感覺,並不晦澀,行雲流水,融入了大量的感情才會有的結果。我想或許是我對dh的理解正好與阿朮朮不謀而合的緣故也說不一定,我覺得她是一個很耐相處的人,奇思妙想不斷,總覺得每天都能翻出新花樣來。

在阿朮朮之前dh古風的文我也看過不少,每一篇都驚為天人,而修仙卻是在這裡開天闢地頭一遭,我以為不能相融的設定,在她的筆下完美呈現,不突兀,不難懂。或許這也是歸功於阿朮朮樸實無華文風的緣故,不追求天花亂墜的詞句,平鋪直敘,又能把故事講得一波三折,不是說就沒有缺點,而是瑕不掩瑜。

我沒有什麼能拿得出手的技藝,只好暗搓搓給大大打call!

表白阿朮,表白dh!

【PS:写到最后才发现忘了改成简体字,我相信阿术术能看懂的,只是可能有点晦涩……十分抱歉!】

五钱苍术:

☆车,修仙pa


505fo开车答谢,原本我是想再拖拖的,但是既然昨天我玩疯了忘了更新,今天就开车以报吧w


☆打卡请注意,未成年人左转,以及修仙pa意味着古风+长发+长袍balabala一堆设定,不能接受者慎入


☆春宵一刻值千金本意是指春色美好要珍惜,后来衍生才有了这个意思。


☆没了


——————————


全文打码,链接

在外面吃饭时候遇到的喵喵,不愧是店家自己养的啊,超级……壮硕哈哈哈w娘口是世界的宝物啊啊啊啊!

【春节贺·迪云】占有欲

新年快乐,术太太!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真的真的太好了!为我突发奇想的东西而让您苦恼了,真是十分抱歉呢,要好好度过春节哦w爱你,超级爱你w

五钱苍术🌹为迪云献上赞歌:

☆317fo点梗2/5  @Hibari Dikyo  abo+占有欲【车】


☆大家春节快乐w咳咳咳,每逢佳节必那啥……嗯。


☆平行世界,ABO设定,双A设定,与crucifix和最爱都没有关系


☆迪诺和云雀年龄设定3023


☆本来是想写【我喜欢你】【好巧,我也是】的这种车,但是好像发展的不受控制了一些……


☆ooc吧大概,总之这是一辆需要慎上的破三轮,这种东西真的可以做春节贺文吗?!我的锅,我并不是很会写占有欲这种题qwq


☆我的印象里,占有欲渲染气氛各种都恰到好处的是杏大的principato,『因为没有人能让我适应』『如果有的话,我会杀了他』啊啊啊啊那是最棒的!!!! 


☆以上




    晚宴到了一半的迪诺迪诺摸到了纲吉的身边:“迪诺先生?”


    “那边差不多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来来来,我们两找个地方躲一躲。”迪诺拉着纲吉就到了一边的休息区,从一堆名媛中间脱身出来,虽然是坐在休息区,但迪诺的目光却是在四处寻找云雀的身影。


因为云守的特殊性,基本上和彭格列的关系是隐蔽的,这次的邀请方并不知晓,所以云雀恭弥完全是代表风纪财团出席的。


    在一堆金发碧眼的人中间要找到云雀恭弥并不是很困难,很快迪诺就锁定了人群中正在和人交谈的云雀:“诶?那是……?”云雀背对迪诺,但是从面对云雀的女人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来两个人交谈十分开心。


    恭弥啊,也可以和别人这么愉快的交谈了吗?迪诺忽然很想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插入他们之间,打断这个莫名和谐的气氛。


    同样是从交际中抽身出来得以喘息的彭格列十代目手里拿着从侍者哪里拿来的朗姆酒,顺着迪诺的目光看过去:“啊啊,那是塔塔里希家族的boss,很年轻吧,虽然是女性,但是各方面都很厉害呢。”


    “塔塔里希?那个以情报工作而著名的家族?”


    “是的呢,学长的风纪财团和他们好像关系很亲密,经常从那边获得情报的样子。”纲吉这样说着的时候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也跳进了他们之间,“reborn?!!”


    “reborn好久不见,你也被邀请了啊。”


    “ciaos~”reborn和两个学生打了招呼,然后坐在了两个人之间,状若无意的看着那边的云雀,“哦哦,说起来,塔塔里希家族的女首领曾经向云雀示爱吧。”


    “噫——!!reborn!!!”那件事情学长可是威胁了不可以和迪诺先生说的啊!!


    “怎么,你不知道吗?迪诺。”reborn看着一脸惊讶的迪诺,压压帽子笑了,“送到了风纪财团的门口呢,一跑车的红玫瑰……”


    “啊啊啊!那个那个,云雀学长已经拒绝了啊!”看着迪诺脸色不太对劲,纲吉连忙解释,不要突然冒出来搞事啊,reborn!!


    “可是就算是拒绝了,联系也没有断吧。”


    “那是工作需求啦!工作需求!”


    “哼。”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迪诺,reborn眼中闪过精光,最后加上一句,“塔塔里希家族的首领似乎是Omega来着。虽然你和云雀一直有肉体关系——但是,比起alpha,果然还是Omega更加合适吧,何况虽然是Omega,但确实是很优秀的女性,各方面作为人生伴侣也不是不能考虑……”


    迪诺刷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发现自己的动作太大吓到纲吉了,又不自然的拍拍外套:“那边看到一个熟人,我过去了,之后再聊吧,再见reborn,阿纲。”


    “啊啊,好的,迪诺先生再见。”迪诺走远之后纲吉转身询问还在一边优哉游哉喝酒的reborn,“你干什么啊?!那样说的话,迪诺师兄会……”


    “那个笨蛋啊,我只是推他一把罢了。”


    “噫——!!”看着reborn的表情,纲吉用自己长达八年被虐的经历发誓,绝对!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晚宴快要结束的时候,迪诺开始寻找云雀,他觉得可以约上那个人出去喝一杯,今天晚上后半段的时候他的心情一直不好,但是如果见见那个人的话就会好起来的。那么去哪里喝酒呢?五号大街那边好像有一家新开的日式酒居屋,这样想着,脚步恢复了轻快。


    转悠了半天都没有看到云雀,迪诺正纳闷着,一个没有注意就被人撞到了:“抱,抱歉……”


    “抱歉!”对方也给他道歉,迪诺回头扶了一把,发现对方是知道的人。


    “塔塔里希小姐。”迪诺露出微笑。


    对方抬起红扑扑的脸蛋看着他,嗯,确实是一副好容貌,不是Omega的妖娆,而是可爱清纯中又有一点成熟的果敢,迪诺忍不住想到:“加百罗涅先生。”塔塔里希看起来很着急,勉强笑了一笑,“抱歉,我还有一些事情,失陪了。”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迪诺还是很绅士的给对方让了路:“请便。”


    “谢……咦?”在插件而过的时候迪诺却忽然抓住了她的肩膀,“加百罗涅先生?”


    “你身上有他的味道。”迪诺肯定的说,在塔塔里希家族首领的身上,有云雀独有的信息素的味道。


    “诶?”


    “恭弥怎么了吗?”


    “啊?”


    “云雀恭弥,他怎么了吗?”迪诺压着紧张问道。


    “云,云雀先生……”


    “他怎么了?!!”对方支支吾吾叫他更加放心不下,注意到塔塔里希刚刚裹在手绢里面的东西,针筒?抑制剂?!目光一瞥就看到了对方白皙脖颈间明显的一粒红痕,alpha没有发情期,云雀的自制力也一向很高,随随便便的催情剂可不能影响他,迪诺脸色一沉,脸上还是努力保持和蔼的微笑,“现在您不方便过去吧,给我吧,我拿去给他。”


    迪诺笑着这样说,确实不容拒绝的语气。


    “可是您……”


    “没关系,加百罗涅和风纪财团也是有交情的,请放心的给我吧。”迪诺说着,直接伸出手从塔塔里希手里拿过抑制剂,“您现在过去也只能让他困扰而已,稍微休息一下吧,塔塔里希小姐。”


    没有从对方手里拿回抑制剂的希望,塔塔里希也就不再纠缠:“五楼七号房间,这是房卡。多谢您了。”


 


链接(未成年人自觉左转,春节快乐w)



啊啊啊啊,大魔王的声音啊啊啊!幸福到爆炸!
人群中隐藏了一个凤梨头,啧啧啧
然后你们的警徽怎么那么像十代目的手套上的图案哈哈哈w
【意大利黑手党的继承人可能是日本人】什么的,厉害了word九代目哈哈哈,居然真的是一个世界的故事呀,感觉你们生活的真不容易呢,不但有黑手党还有宇宙人哈哈哈哈w

【家庭教师】我最爱的你(未来篇终章)

【你在他的身体里,化为他的灵魂,铸造他的骨血】嘤嘤嘤,看到这一句忍不住就泪崩了,迪云一定要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啊(ಥ_ಥ)
话说后面的那一段对ao关系的描写,是我看过的对这个最棒的描写!不是性关系,而是灵魂的交融!
太棒了!
心疼小正【别恨我,我只是不能陪你走到终点】,白正给我的就是这种感觉呢(இωஇ )
还有山狱,嘛……只有我对山狱那一段的关注点是在[迪云婚前就发生了性关系]吗😂😂😂
阿纲和骸的tag真是很亮呢,怎么就是没有cp呢
😂😂😂
术太太请加油!
我期待着新的篇章!

五钱苍术—🌹迪云十年🌹:

Chapter.fragment


解释篇


一、白正


——明天就毕业了呢,最后来一场choice吧。


——我赢了哟。


——但是,我没有准备给小正的筹码呢。


——啊啊啊,你怎么这样,不过算了……


——作为报酬,下次我和小正玩choice的时候,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哦。


——那种事情,我不记得了啊,小正。


 


巨大的火焰碾压吞噬,从外界夺取的力量,终究是敌不过沢田纲吉自身的觉悟,地面在X BURNER的冲击下出现两个巨大的坑,套在白兰手上的,给他带来支持这份野心力量的指环,最终从他在火焰中枯槁的肉体上脱落,摔在了焦黑的土地上。


一切不幸与悲哀,归于尘埃。


世界在入江正一眼中只留下大空火焰的橙红,左眼的眼角滑落一滴细小温热的泪珠,没有来得及流下脸颊,就在肌肤温度的蒸腾下变成了氤氲镜片的雾气。


早就决定不爱你。


我只是,只是,暂时还忘不了那虚假的五年光阴。


仅此而已。


二、


Arcobaleno的重生虽然是预料中的事情,但是当奇迹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激动,尤其是,在这个变得伤横累累的时空,新生命的诞生总是叫人充满希望的不是吗?


三、迪云


“啊啊啊,结束了呢,马上就要分别了,恭弥酱。”迪诺躺在云雀宅的客房里,旁边站着披着校服外套的少年。


“哇哦,谁准你这样叫我的名字的?”云雀这样说着却依旧只是站在旁边,没有动手的意思。


“嘛嘛,一不小心。”


“哼。”云雀拉开卧室的门,“我走了。”


“等一下,恭弥!”迪诺从床上爬起来,走过去抱着云雀的肩膀,在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手里将一张信笺纸放进了云雀的衬衫口袋。


云雀抬头看他。


迪诺笑得灿烂:“这是老师对弟子的饯别哦。”


“哼。”云雀抬起袖子在额头上擦了一下。


“别这么无情嘛,我会伤心的。”


“无聊。”


“其实恭弥知道的吧,我和你,十年后的你的关系。不过我相信恭弥的话是绝对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被影响的,所以口袋里的话就帮我带给十年前的我好了。”迪诺在云雀回头看他的时候也认真的看着他,“毕竟,那个时候的我,还是个笨蛋呢。”


云雀听他说完,拉上门出去了,门外草被跪坐在客厅恭送云雀离开。


迪诺躺回床上,抬起手,看着阳光从指缝间穿过,里面有飞飞扬扬的尘埃在浮动。


【我什么都知道啊,迪诺。】


【包括你是个胆小鬼,不断用家族利益做借口,却不敢在心里承认你早就已经喜欢上我的事情。】


【你要纠结到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无论是我还是加百罗涅都不会成为任何一方的阻碍。】


【快点放下你那无意义的歉意吧。】


我真的是个笨蛋呢,恭弥。


果然只有我这种胆小鬼会因为心里不敢承认才在嘴上一遍一遍的对你说着喜欢,不停地,一遍一遍的把我爱你说给你听,说给自己听。


恭弥,谢谢。


 


四、山狱


“礼堂,牧师,祝词,司仪,请柬,婚车,礼服……”一大堆参考资料放在面前,饶是狱寺隼人也看昏了头,“啊啊啊,笨蛋,不要在那边看着啊,来帮我整理啊!”


“好好,隼人你不要激动嘛。”山本武带上门走过来坐到床边拿起其中一份资料,随便翻了两页就被里面种类繁多的礼服款式看昏了头,将书放在一边,山本武伸手去揽侧对着他正看得仔细的狱寺隼人,“隼人,虽然你愿意自己研究我很开心,但是毕竟我们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啊,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


“你说什么?笨蛋!这种事情当然要亲力亲为!交给那些设计师我才不放心!”狱寺转过头瞪着山本武,“那些家伙设计出来的东西我都看厌了!一点新意都没有!”


“嘛嘛,不要这样说嘛,他们也很辛苦啊。”山本武看着狱寺隼人依旧没有放弃,只好转而说道,“那今天先放一放如何,明天早上Boss不是说要开会吗?”


“不行!就算是挤也要把时间挤出来!自己完成!也不指望你这个笨蛋能做什么!你先去休息吧!”


“你不休息我怎么可能休息啊。”山本武说着爬到了床上。


“喂!笨蛋武你要做什么!”被床上突然陷下去的动静吓到,狱寺转过身看着擅自爬到他床上躺着的山本武。


“不会做什么的啦。”山本武躺着仰头看狱寺,这个可以很轻松的看到对方俯身过来时露出来的脖颈,明显的锁骨窝,前三颗纽扣没有扣上的胸口,山本武呆了呆。


看他的呆样,狱寺就知道他的视线在看什么,在山本武胸口上打了一下:“从我床上下去!笨蛋武!”


被打得回过神来,山本武把手抬起来垫着自己的脑袋:“隼人不要这样嘛,我又不是迪诺先生,不会在结婚前就对你下手的啦。”


“谁,谁说是这种事情了!算了,随便你,爱躺哪躺哪!先说好,我的被子可不够两个人盖的!”明明是对方有错在先,但被这样一说,狱寺反倒红了脸,又转过身背对着山本武去研究他的资料了,真是的,他又不是Omega还怕被标记不成!都是alpha谁上谁下还不一定呢!自己矫情个什么啊!在心中这样说着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资料上的拉丁字母却再也没有一个看进眼里了。


混蛋武!


狱寺隼人这边正因为山本武而不平静着,山本武却突然得到了灵感:“说起来,隼人,要不去问一下迪诺先生吧,他和云雀结过婚,关于这些事情,应该更清楚一些吧。”


“迪诺和云雀……”思维还停留在奇怪的地方没有回来,狱寺答应道,“随便你好了。”


“好,那我明天下午就去拜访一下迪诺先生好了~好了,既然有办法了,就先睡了吧,隼人。”


“谁要和你睡在一起啊!”


“都这么晚了,我已经困得动也不想动了,隼人你就让我留下吧。”


“去客房睡!”


“这样不是太见外了吗?”


“谁和你是内啊!”


“你啊。”


!#¥%……%……&*()*&……%¥#


当然,最后还是睡在一起了。


寒冬的夜晚,虽然说有空调,但是只有一张单人被的床上,两个人还是不自觉得就渐渐越靠越近了。


终究,不论是多长时间的等候与追随,两颗心都会再次紧紧贴靠。


在风雨飘摇的日夜里。


五、迪云


“恭弥。”


“我说主卧那边怎么没有人——”云雀靠在门框上,带着揶揄的笑意看着迪诺,“怎么?忍不住对那孩子下手然后被赶过来睡客房?嗯?”


“啊啊啊啊,真是的,我才不会对自己的学生下手。”


“哦?是吗?”云雀走过去坐在床边,伸手揉了揉迪诺的金发,“那我呢?亲爱的老——师——”


“你是我的爱人哦。”迪诺把在自己头上捣乱的手拉下来,放在唇边轻吻,“只有你,不是别人,恭弥。”


“嗯~”云雀任由迪诺的动作,“伤员要好好休息哦。”


“我所爱的,只有你,恭弥。”迪诺蹭了蹭云雀的掌心,比脸部稍微低的体温,气息却是自己熟悉的。


“对不起,一直以来,对不起,恭弥。”


“你在为什么而道歉?”云雀将另一只手附上迪诺的脸庞,“所以我说你以为我是谁,我一直都在告诉你我知道了啊。”


“对不起,是我太自以为是了。”迪诺说,“一直在自说自话,没有明白你给我的提示,我早该想到的,我最最聪明的恭弥,怎么可能会被欺骗呢。”


“哼,所以说你是笨蛋啊。”


“以后都会明白了!恭弥!”迪诺握住他的手,“让我们继续相爱吧。”


“我爱你哦,迪诺。”


云雀俯下身,亲吻迪诺的嘴唇,然后迪诺抬起双手环抱身上的人,加深了这个吻。


我确认我们都深爱着彼此,并将一直这样深爱下去。


这才是给予恋人的承诺。



六、


“迪诺先生,你是来拿改装好的匣子的吧。”入江正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请等一下,我马上拿给你。”


“你——”迪诺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自己的嗅觉出问题了吗?为什么会觉得入江正一身上有Omega的信息素?!


“啊啊啊……”入江正一揉了揉乱糟糟的橘红色头发,“被发现了呢,也是啊,Alpha已经死掉了嘛……”


所有人都知道入江正一喜欢白兰,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入江正一是个Omega,一个被白兰标记的Omega。


在Alpha与Omega的关系中,Alpha的标记对Omega有绝对占有的效果,被标记的Omega一生只能和标记他的Alpha发生肉体关系,而Alpha却可以标记多个Omega不受制约。


这个以肉体铭记的不平等契约中,唯一平等的大约就是其中关于一生的期限却是对双方都有效的约定,也就是说,如果Alpha死亡,他的标记也自然失效,Omega将重新回到未被标记的空白状态。


入江正一之前一直在很小心的使用抑制剂,他不是云雀恭弥,没有那种不用抑制剂到处招摇也不怕被骚扰的力量,伪装成Bata是个不错的主意,被白兰发现完全是在上【虐恋情深の白正】床之后,彼此交融之后才暴露了Omega的事情。


现在标记他的Alpha死了,属于入江正一本身的信息素就流露出来,再加上他又喝了酒,完全无法在另一个Alpha面前掩盖自己的第二性别。


入江正一不在意的耸耸肩,反正眼前这个Alpha又不会对他做什么。


真好啊,云雀恭弥。


战斗结束后,再次见到二十五岁的云雀的时候,入江正一这样说过。


真好啊。


不是说计划成功了,我们赢得了战争。


不是这样的好。


这句话说的是——


真好啊,云雀恭弥,有一个这么忠于你爱你并且可以陪着你过一辈子的Alpha在这片战场的废墟中,等着你的归来。


“呐,迪诺先生,你知道Omega被标记时候的感觉吗?”


迪诺眨巴眨巴眼睛,摇摇头。


他不是Omega,云雀恭弥也不可能同他说这种事情,所以自然是不知道的。这和平日里的入江正一不一样,如果不是喝了酒,这个腼腆的内敛的实际上比他们很多人都坚强决绝而深情的男人是不会和他说这些话的。


“不仅仅是身体的深处,这里——”入江正一把手放到自己的胸口,“也有一种被另一个人填满的感觉,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从此都有那个人的气息,被另一个人包裹住,难分难解……”


“而当标记失效的时候……”入江正一的手轻轻摩挲着自己后颈的性腺,轻轻的笑出了声,“已经融为一体的气息会一丝不留的全部抽离,就好像,把灵魂的一部分生生剥除,只留下一副骨架血肉的躯壳……”


“所以,迪诺先生。”入江正一抬头看着迪诺,圆圆的镜片后橙色的眼眸凄美的好像挣扎在地平线上的夕阳,“请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请一定好好的活着。


不仅仅为了你,还为了你深爱的那个人。


你们已经融为一体。


你在他的身体里,化为他的灵魂,铸造他的骨血。


他的每一次心跳都会有你的力量在里面。


或许,这便是,这个最古老朴实契约于爱的表达方式


 


【未来篇·完】


 


 



☆以上,如果觉得可以接受白正be的小伙伴就不用继续往下拉了,虽然我一直觉得白正在这一个世界be的话是一个很正常的结果,但是情感上依然心疼小正呢,所以才有了下面这一段幻想。



无题、白正


死亡会被取消的话,那么这一切的罪魁呢,也会得到赦免吗……


“不行不行!怎么又在想了啊!”入江正一抱着购物袋走在路上,真是的,这样也能走神,自己还真是无药可救啊!


狠狠的摇头,不要再想了啊!入江正——“啊!”背后传来撞击,入江正一被这股力道撞得一个踉跄,扶着旁边的橱柜才没有倒下去。


“喂,你——!!”走路要小心啊!没有出口的话被堵在喉咙里。


撞上来的青年伸手帮他捡起掉在地上的钱包,把洒出来的证件也一一装回去,然后放进他上衣的口袋里。


我说过的吧,无论在哪个平行世界,我和小正都会相遇的。


在二十五岁这一年。




☆请让我假装我已经更完了所有的篇章,下一次更新就是小术蓄谋已久(?好好说话)的crucifix篇啦!希望大家喜欢~

【迪♂云♀】当你老了

自己点的梗,刀也哭着吞下去(இωஇ )

五钱苍术—🌹迪云十年🌹:


☆云雀性转!云雀性转!云雀性转!
☆本文为为感谢 @Hibari Dikyo  小天使而点的梗——【迪♂云♀老夫老妻+子世代】
☆cp预警!介于子世代设定的特殊性,此处cp为:12(♂)18(♀),2795,6996,了花和8059[是的!就算没孩子也要8059一生推!][虽然十分喜欢小春,但是2786或者5986还是算了吧……]不接受反对意见
☆孩子的名字取得不好……请不要打我
☆如果阅读之后产生任何不适症状,请善待小术,你们可以去殴打点梗的那只[笑
☆再次声明,注意预警!
☆以上





✿ฺ ♡ ✿ฺ ♡ ✿ฺ ♡ ✿ฺ ♡✿ฺ ♡✿ฺ ♡ ✿ฺ ♡ 


亲爱的恭弥:
       见信安。
       我坐在卢森堡市开满法国月季的旅店里,听到戴菊鸟在窗外叽叽喳喳的叫声,就想到了你在并盛种满桂花养着云豆的家,于是我突然就想给你写信了。
       距离我们上一次见面过去了多久?我记得上一次是在今年你生日的那天吧。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想要什么花?红玫瑰,香水百合?还是和上次一样的白玫瑰?啊啊,一晃就又过去小半年了,时间总是这样叫我惊讶,就好像那天奥莉维娅从我的头发里扒拉出来的第一颗白发。
       从认识十五岁的你,到如今已经也已经过去了二十五年。说实话我一直很注重对自己的保养,毕竟我们之间差了七年的光阴啊,如果还在恭弥你风华正茂的时候我就先变成一个糟老头子的模样那就太糟糕了,不是吗?
       说起来,我们似乎一直都没有长时间一起旅行的机会,总是天南地北各自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偶尔的见面都是来去匆匆,总是不能凑到一块有休息的时间。说起来,那天奥莉维娅从我这里无意中知道那几年我们之间这种状态的时候还狠狠嘲笑了我一下呢。
       『爸,我觉得妈说她爱的只是你的肉体这句话或许不是在骗你。你看你们见面那么仓促,时间大部分都花在床上了吧!哪有时间谈情说爱,而且你们那样真的算是在谈恋爱吗?啧啧啧。』
       恭弥我发誓我不是因为你的容貌和姿色才追求你的!你要相信我对你的爱啊!毕竟我没有恋童癖对不对?毕竟我也是坚持和你谈了五年的恋爱我们才真真结合在一起的对不对!
       啊啊!真是让人糟心的小姑娘!怎么可以这样评价她父母伟大的爱情呢?明明小时候是那么的可爱啊!她从哪里学来的这些稀奇古怪的观念?你看她小时候和笹川家的两个小孩一起的时候是多么的纯真善良啊!就像小时候的我那样的可爱!我相信在这一点上你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对吧。
       思来想去会教她这种奇怪观念的人该不会是芥那小子吧!于是我在想,虽然还没有决定,但是要不干脆拖延她和六道芥的婚期吧!反正你也一直看阿骸很不顺眼吗,要和他做亲家的话……
       呜!一直没有和你说这件事,请不要生气!但是我当时答应他们在一起也是为了奥莉维娅的幸福啊。我们的奥莉维娅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姑娘了,也一定可以为自己做出的决定负责的!我们要相信她的眼光对不对?
       啊呀,明明是在说婚期的事情,不过用这种方式和你坦白被奥莉维娅知道的话又要嘲笑我了啊。诶,小丫头张牙舞爪的模样真是把小时候你教给她的那些礼仪美德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啊!
       说起来,前几天我在都灵的时候,恭弥,你猜我遇到谁了!是灵子那小丫头,十五岁的小姑娘,哈哈阿纲的女儿真是和他一样可爱啊,十分的懂礼貌,和她说了几句话,她只说是一个人来的。但是,我有点在意的是,沢田京子和阿纲都没有和她在一起。上楼之后我意外的遇到了狱寺和山本,我记得他们是分别驻扎在意大利总部和俄罗斯分部的吧,竟然聚到了一起?看起来灵子似乎并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也在这里。
        这样一想,我大概就明白是发生什么了,二十岁早就到了可以面对这个世界的年纪,这样一看阿纲果然还是很温柔啊,不像我,成天只想着快点把工作丢给修一吧。
       我想到了那年你和阿纲他们先后来到意大利的时候是比这时更小的年纪。直到出发的前一天你还固执的不愿意换下并中的校服——一直没有和你说,没有为那个时期的你拍张照片我觉得很遗憾。那天晚上我还在担心要怎么劝说你,结果第二天你就穿着黑色的西装出现了。嗯,穿着西装裙的恭弥也很漂亮!
       我现在还能很清楚的记得和你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场景,你第一次穿并中校服以外衣服时的模样,第一次穿着晚礼服踩着高跟鞋和我一起出席名品会时的模样,在婚礼上的模样,当我得知你怀孕了并且愿意为我生下孩子的时候,我真的高兴得快要疯掉,每次看到挂在加百罗涅主宅里那张一家四口的照片,我都觉得自己身处天堂。
       我现在依然能记得那天午后的场景,你抱着修一,而奥莉维娅在努力去够放在最上层点心盘里的泡芙……我时常在想,是不是我们的时光就是在那一霎那冻结的,从此不再流动。
      恭弥你还记得我现在带着的这枚怀表吗?你看,这只怀表的作用还是大的,当时我带着你去买的时候你还死活不耐烦,如果不是它,怎么可以从那场大火里保留下这张照片呢?
       青春永驻是遥不可及的幻想,孩子终会长大,我们都会长出白发,啊啊,这样的话恭弥黑发里的白发会更加显眼吧,放心,我绝对不会嫌弃的!因为这可是象征着我们一起的时光啊。看着照片里的我们,叫我忍不住去想以后的事情,修一真的是一个非常棒的孩子啊!不愧是我们的孩子呢,身为男孩子就是应该要学会保护所有人啊,等过几年他继承了加百罗涅,我也就可以和阿纲一样去四处看看了吧,我想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你,只要这样就很满足了啊。
       恭弥,再过几年我也就可以算得上是老头子了吧,已经过了最风华正茂的四十岁,真的要变成五十岁出头的老头子了。哈哈,我常常在想,再过一二十年我们都老了,不再是如今斑白的鬓角,而是到了完全白发苍苍的年纪——作为黑手党,还能这样活到晚年真是幸运啊,曾经在加百罗涅的纹章出现在身上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随时要为自己的家族献上生命的觉悟。
       恭弥,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对了对了,恭弥。从被烧成灰烬的加百罗涅在波代诺内的私宅里找回来的你那一只怀表里面放着的那张纸,我记得是在你答应我的求婚之前的那年元旦在神社抽的签纸,当时你笑得神秘,不肯告诉我上面写的是什么,我也只从主持那里知道是上上签,那天修一看到的时候,读给我听了哦。
【结发为夫妻,白首不相离】
       真的是上上签啊,恭弥。
       当岁月带走年轻的活力,我们变成步履蹒跚的老头子老太太,我依然会用我全部的力量抱紧你,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和年轻时候那样不耐烦的推开我,然后循着你自己的目标转身就走,所以说啊,恭弥,你真的就和云雀一样,总是随心所欲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让我追不上你,等你老了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有些疲倦呢。
      那样的话,就在我的身边停留吧。
      我时常在期待这样的场景,沿着在阳光下如蓝宝石般闪耀的亚得里亚海,金色的沙滩,白发苍苍的你和我一起慢慢散步,从绿树成荫的山上吹来和煦的微风,我会用布满皱褶的手帮你梳理被风吹得飞起的发丝,我们都不在乎彼此不再光滑年轻的肌肤,你灰蓝色的眼睛里有阳光在反射。我想,你也和我一样很喜欢那些总是用温暖的笑脸迎接我们的住民。我会和你讲很多的故事,祖祖辈辈发生在加百罗涅这片被太阳神眷顾的土地上的故事。
       嘛嘛,不知不觉就写了这么多,不单奥莉维娅,连修一都嫌弃的说我要变成唠唠叨叨的老头子了,哈哈,大概是人老了就会开始回忆过去,然后絮絮叨叨总想找个人说,你可千万不要不耐烦的一拐子抽过来啊。
       啊——真是的,可我明明知道,你并不会因为我这一段絮絮叨叨天马行空的话而狠狠的教训我一顿的。
       不会老去的你,让我一直记得那一年宝紫色桔梗花开得那么漂亮。
                                                 和恭弥分开的第十年,十一月,二日
                                                                                           于卢森堡
 
 
紫藤花缠绕着攀爬上白色的柱子,阳光透过垂下的紫色花丛和嫩色的树叶间隙落在亭子里,典型的西式庭院,黑发的年轻女人穿着一身黑色和服,上面绣着零星几朵白色合欢花,半依在爬满花藤的柱子上,嘴角轻嘬笑意。
 
 
 
 
 
 
 
晚安,恭弥。
加百罗涅十代目轻吻手中的怀表。

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

我厚着脸皮来写一点东西,给我喜欢的太太以及所有的文手太太们。
个人是个语死早,不会写东西的废,也没有什么才华,只是想单纯的表达一下自己的感情,希望太太看了不要嫌弃我!
我蹲在迪云的坑里面已经三四年了,可以说是看着家教从最火的那几年到慢慢冷下来的那一批了。坑里的太太们也是慢慢退圈,贴吧也慢慢冷清下来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就算是二次元,也会有新的东西不断生长起来代替旧的,热情退却之后,还是该干嘛干嘛,这是无可厚非的。
后来无意间接触了lof,可能因为是新兴平台的缘故,迪云的tag并不是很热闹,当时我来的时候大概只有七八十篇的样子,反正没有破百。
说来很惭愧,对不起那个时候的写手太太们,我是一个喜欢潜水的人,而且当时也不太会用喜欢喝推荐,所以基本上就是看完就走,我这种人大概就是被深恶痛绝的“白嫖”那种类型的。
后来接触到身边有个在写文的小伙伴,从他那里才知道其实读者的反馈对于作者的重要,然后我才慢慢开始在看完的时候点一下喜欢和推荐。
啊啊,接下来就是给我想写的太太的话了,感谢太太耐心的看到了这里!
勾搭到太太其实是个意外,当时看了太太的那篇《他日与君相逢时》实在是一下子就泪崩了,然后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就谢了好多感想,然后就发出去了,后来太太告诉我,她每次看到评论的时候都激动的要死,尤其是看到长评的时候简直泪流满面了。
她说能看到有读者回应她的文就好像是心灵碰撞一般的感觉【原谅我记不得原话了,只记得太太大概是这个意思吧】昨天在和太太聊天的时候,我和她开玩笑说“要开学了,你的坑怎么办?如果你敢弃坑的话我会顺着网线爬过来催你的哦。”
然后太太和我说“不会的,只要看到还有人在看,就会有想写下去的感觉。”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演变成了太太说有一段时间她刚刚开始写文的时候,每天基本上一拿到手机第一件事就是要点开LOF和贴吧去看看有没有消息提醒,她说因为圈子已经有些冷的缘故了吧,所以像自己那样频繁的去看基本上都是不会有什么收获的。
“甚至有段时间因为这个还产生了要退圈弃坑的想法。”
太太是这样说的,“但是,后来想了想,自己写文的初衷是出于自己喜欢,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好就算没有人看也要把文写完,这样想着,每次看到后面的回应冷清的时候,也还是会坚持写下去。”
后来我们就回到了关于开学的话题上,太太是学医的,我说“学医都是很辛苦的吧,太太还要保持这样的更新频率会很累的吧。”
然后太太说“不会累的,因为是自己喜欢的事情,学医也好,写文也好。都是生活的调剂。”
“而且,如果不趁着现在对迪云熊熊燃烧着的爱去把坑填平的话,难说之后就会弃坑跑路了。虽然很想说自己的坑品还是有保证的,但毕竟我又不是没有干过这种事情。”
太太说她最开始混的是快新的圈子,当时也是一腔热血为快新撒,开了一个巨型的陨石坑,但是没有填完就跑了。
“虽然有因为当时是中二少女,现在看着那个设定完全没有了下笔的欲望,而且看着以前写的内容都倍感羞耻的原因,但是挖坑不填还是好想去死一死,有些对不起那些喜欢的小伙伴呢。”
我以为太太说的是《睦邻友好》系列,结果她告诉我是更古早的一篇,叫做《沉醉笙箫》。她说睦领友好系列还是会努力写完,毕竟那是她第一次尝试认认真真写侦探类的故事,但是沉醉笙箫真的是没有写下去的勇气。
“那篇文简直就是我中二+玛丽苏时期的代表作啊。”
“不过那个时候贴吧里有个小伙伴一直在很认真的每一次更新都会给我评论,并且还给出意见,一开始觉得有些尴尬,但是后来再次开始动笔的时候,会发现那些都是我写文路上宝贵的经历,我现在能有这样比较能看的成的故事,和那个时候那位小伙伴帮我剃掉了文里的不少苏成分有很大关系。”
向来在我的印象里,只有读者跪谢太太赐粮,从来没想过还会有太太说感谢读者给她的留言这样的情况。
以上,说了些没什么逻辑的话,其实就是向单纯的对太太表白一下,请太太继续努力吧!
我愿与你同在。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