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呦鹿鸣

职业铲屎官(=^ェ^=)
喵酱是世界的宝物ฅ•̀∀•́ฅ

【迪♂云♀】当你老了

自己点的梗,刀也哭着吞下去(இωஇ )

五钱苍术—🌹迪云十年🌹:


☆云雀性转!云雀性转!云雀性转!
☆本文为为感谢 @Hibari Dikyo  小天使而点的梗——【迪♂云♀老夫老妻+子世代】
☆cp预警!介于子世代设定的特殊性,此处cp为:12(♂)18(♀),2795,6996,了花和8059[是的!就算没孩子也要8059一生推!][虽然十分喜欢小春,但是2786或者5986还是算了吧……]不接受反对意见
☆孩子的名字取得不好……请不要打我
☆如果阅读之后产生任何不适症状,请善待小术,你们可以去殴打点梗的那只[笑
☆再次声明,注意预警!
☆以上





✿ฺ ♡ ✿ฺ ♡ ✿ฺ ♡ ✿ฺ ♡✿ฺ ♡✿ฺ ♡ ✿ฺ ♡ 


亲爱的恭弥:
       见信安。
       我坐在卢森堡市开满法国月季的旅店里,听到戴菊鸟在窗外叽叽喳喳的叫声,就想到了你在并盛种满桂花养着云豆的家,于是我突然就想给你写信了。
       距离我们上一次见面过去了多久?我记得上一次是在今年你生日的那天吧。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想要什么花?红玫瑰,香水百合?还是和上次一样的白玫瑰?啊啊,一晃就又过去小半年了,时间总是这样叫我惊讶,就好像那天奥莉维娅从我的头发里扒拉出来的第一颗白发。
       从认识十五岁的你,到如今已经也已经过去了二十五年。说实话我一直很注重对自己的保养,毕竟我们之间差了七年的光阴啊,如果还在恭弥你风华正茂的时候我就先变成一个糟老头子的模样那就太糟糕了,不是吗?
       说起来,我们似乎一直都没有长时间一起旅行的机会,总是天南地北各自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偶尔的见面都是来去匆匆,总是不能凑到一块有休息的时间。说起来,那天奥莉维娅从我这里无意中知道那几年我们之间这种状态的时候还狠狠嘲笑了我一下呢。
       『爸,我觉得妈说她爱的只是你的肉体这句话或许不是在骗你。你看你们见面那么仓促,时间大部分都花在床上了吧!哪有时间谈情说爱,而且你们那样真的算是在谈恋爱吗?啧啧啧。』
       恭弥我发誓我不是因为你的容貌和姿色才追求你的!你要相信我对你的爱啊!毕竟我没有恋童癖对不对?毕竟我也是坚持和你谈了五年的恋爱我们才真真结合在一起的对不对!
       啊啊!真是让人糟心的小姑娘!怎么可以这样评价她父母伟大的爱情呢?明明小时候是那么的可爱啊!她从哪里学来的这些稀奇古怪的观念?你看她小时候和笹川家的两个小孩一起的时候是多么的纯真善良啊!就像小时候的我那样的可爱!我相信在这一点上你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对吧。
       思来想去会教她这种奇怪观念的人该不会是芥那小子吧!于是我在想,虽然还没有决定,但是要不干脆拖延她和六道芥的婚期吧!反正你也一直看阿骸很不顺眼吗,要和他做亲家的话……
       呜!一直没有和你说这件事,请不要生气!但是我当时答应他们在一起也是为了奥莉维娅的幸福啊。我们的奥莉维娅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姑娘了,也一定可以为自己做出的决定负责的!我们要相信她的眼光对不对?
       啊呀,明明是在说婚期的事情,不过用这种方式和你坦白被奥莉维娅知道的话又要嘲笑我了啊。诶,小丫头张牙舞爪的模样真是把小时候你教给她的那些礼仪美德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啊!
       说起来,前几天我在都灵的时候,恭弥,你猜我遇到谁了!是灵子那小丫头,十五岁的小姑娘,哈哈阿纲的女儿真是和他一样可爱啊,十分的懂礼貌,和她说了几句话,她只说是一个人来的。但是,我有点在意的是,沢田京子和阿纲都没有和她在一起。上楼之后我意外的遇到了狱寺和山本,我记得他们是分别驻扎在意大利总部和俄罗斯分部的吧,竟然聚到了一起?看起来灵子似乎并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也在这里。
        这样一想,我大概就明白是发生什么了,二十岁早就到了可以面对这个世界的年纪,这样一看阿纲果然还是很温柔啊,不像我,成天只想着快点把工作丢给修一吧。
       我想到了那年你和阿纲他们先后来到意大利的时候是比这时更小的年纪。直到出发的前一天你还固执的不愿意换下并中的校服——一直没有和你说,没有为那个时期的你拍张照片我觉得很遗憾。那天晚上我还在担心要怎么劝说你,结果第二天你就穿着黑色的西装出现了。嗯,穿着西装裙的恭弥也很漂亮!
       我现在还能很清楚的记得和你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场景,你第一次穿并中校服以外衣服时的模样,第一次穿着晚礼服踩着高跟鞋和我一起出席名品会时的模样,在婚礼上的模样,当我得知你怀孕了并且愿意为我生下孩子的时候,我真的高兴得快要疯掉,每次看到挂在加百罗涅主宅里那张一家四口的照片,我都觉得自己身处天堂。
       我现在依然能记得那天午后的场景,你抱着修一,而奥莉维娅在努力去够放在最上层点心盘里的泡芙……我时常在想,是不是我们的时光就是在那一霎那冻结的,从此不再流动。
      恭弥你还记得我现在带着的这枚怀表吗?你看,这只怀表的作用还是大的,当时我带着你去买的时候你还死活不耐烦,如果不是它,怎么可以从那场大火里保留下这张照片呢?
       青春永驻是遥不可及的幻想,孩子终会长大,我们都会长出白发,啊啊,这样的话恭弥黑发里的白发会更加显眼吧,放心,我绝对不会嫌弃的!因为这可是象征着我们一起的时光啊。看着照片里的我们,叫我忍不住去想以后的事情,修一真的是一个非常棒的孩子啊!不愧是我们的孩子呢,身为男孩子就是应该要学会保护所有人啊,等过几年他继承了加百罗涅,我也就可以和阿纲一样去四处看看了吧,我想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你,只要这样就很满足了啊。
       恭弥,再过几年我也就可以算得上是老头子了吧,已经过了最风华正茂的四十岁,真的要变成五十岁出头的老头子了。哈哈,我常常在想,再过一二十年我们都老了,不再是如今斑白的鬓角,而是到了完全白发苍苍的年纪——作为黑手党,还能这样活到晚年真是幸运啊,曾经在加百罗涅的纹章出现在身上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随时要为自己的家族献上生命的觉悟。
       恭弥,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对了对了,恭弥。从被烧成灰烬的加百罗涅在波代诺内的私宅里找回来的你那一只怀表里面放着的那张纸,我记得是在你答应我的求婚之前的那年元旦在神社抽的签纸,当时你笑得神秘,不肯告诉我上面写的是什么,我也只从主持那里知道是上上签,那天修一看到的时候,读给我听了哦。
【结发为夫妻,白首不相离】
       真的是上上签啊,恭弥。
       当岁月带走年轻的活力,我们变成步履蹒跚的老头子老太太,我依然会用我全部的力量抱紧你,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和年轻时候那样不耐烦的推开我,然后循着你自己的目标转身就走,所以说啊,恭弥,你真的就和云雀一样,总是随心所欲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让我追不上你,等你老了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有些疲倦呢。
      那样的话,就在我的身边停留吧。
      我时常在期待这样的场景,沿着在阳光下如蓝宝石般闪耀的亚得里亚海,金色的沙滩,白发苍苍的你和我一起慢慢散步,从绿树成荫的山上吹来和煦的微风,我会用布满皱褶的手帮你梳理被风吹得飞起的发丝,我们都不在乎彼此不再光滑年轻的肌肤,你灰蓝色的眼睛里有阳光在反射。我想,你也和我一样很喜欢那些总是用温暖的笑脸迎接我们的住民。我会和你讲很多的故事,祖祖辈辈发生在加百罗涅这片被太阳神眷顾的土地上的故事。
       嘛嘛,不知不觉就写了这么多,不单奥莉维娅,连修一都嫌弃的说我要变成唠唠叨叨的老头子了,哈哈,大概是人老了就会开始回忆过去,然后絮絮叨叨总想找个人说,你可千万不要不耐烦的一拐子抽过来啊。
       啊——真是的,可我明明知道,你并不会因为我这一段絮絮叨叨天马行空的话而狠狠的教训我一顿的。
       不会老去的你,让我一直记得那一年宝紫色桔梗花开得那么漂亮。
                                                 和恭弥分开的第十年,十一月,二日
                                                                                           于卢森堡
 
 
紫藤花缠绕着攀爬上白色的柱子,阳光透过垂下的紫色花丛和嫩色的树叶间隙落在亭子里,典型的西式庭院,黑发的年轻女人穿着一身黑色和服,上面绣着零星几朵白色合欢花,半依在爬满花藤的柱子上,嘴角轻嘬笑意。
 
 
 
 
 
 
 
晚安,恭弥。
加百罗涅十代目轻吻手中的怀表。

评论

热度(25)

  1. 步月五钱苍术 转载了此文字
    『我相信你的爱,就让这作为我最后的话吧。——泰戈尔《飞鸟集》』其实,一直很想写一个关于这句话的故事,
  2. 呦呦鹿鸣五钱苍术 转载了此文字
    自己点的梗,刀也哭着吞下去(இω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