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呦鹿鸣

职业铲屎官(=^ェ^=)
喵酱是世界的宝物ฅ•̀∀•́ฅ

【家庭教师】我最爱的你(未来篇终章)

【你在他的身体里,化为他的灵魂,铸造他的骨血】嘤嘤嘤,看到这一句忍不住就泪崩了,迪云一定要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啊(ಥ_ಥ)
话说后面的那一段对ao关系的描写,是我看过的对这个最棒的描写!不是性关系,而是灵魂的交融!
太棒了!
心疼小正【别恨我,我只是不能陪你走到终点】,白正给我的就是这种感觉呢(இωஇ )
还有山狱,嘛……只有我对山狱那一段的关注点是在[迪云婚前就发生了性关系]吗😂😂😂
阿纲和骸的tag真是很亮呢,怎么就是没有cp呢
😂😂😂
术太太请加油!
我期待着新的篇章!

五钱苍术—🌹迪云十年🌹:

Chapter.fragment


解释篇


一、白正


——明天就毕业了呢,最后来一场choice吧。


——我赢了哟。


——但是,我没有准备给小正的筹码呢。


——啊啊啊,你怎么这样,不过算了……


——作为报酬,下次我和小正玩choice的时候,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哦。


——那种事情,我不记得了啊,小正。


 


巨大的火焰碾压吞噬,从外界夺取的力量,终究是敌不过沢田纲吉自身的觉悟,地面在X BURNER的冲击下出现两个巨大的坑,套在白兰手上的,给他带来支持这份野心力量的指环,最终从他在火焰中枯槁的肉体上脱落,摔在了焦黑的土地上。


一切不幸与悲哀,归于尘埃。


世界在入江正一眼中只留下大空火焰的橙红,左眼的眼角滑落一滴细小温热的泪珠,没有来得及流下脸颊,就在肌肤温度的蒸腾下变成了氤氲镜片的雾气。


早就决定不爱你。


我只是,只是,暂时还忘不了那虚假的五年光阴。


仅此而已。


二、


Arcobaleno的重生虽然是预料中的事情,但是当奇迹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激动,尤其是,在这个变得伤横累累的时空,新生命的诞生总是叫人充满希望的不是吗?


三、迪云


“啊啊啊,结束了呢,马上就要分别了,恭弥酱。”迪诺躺在云雀宅的客房里,旁边站着披着校服外套的少年。


“哇哦,谁准你这样叫我的名字的?”云雀这样说着却依旧只是站在旁边,没有动手的意思。


“嘛嘛,一不小心。”


“哼。”云雀拉开卧室的门,“我走了。”


“等一下,恭弥!”迪诺从床上爬起来,走过去抱着云雀的肩膀,在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手里将一张信笺纸放进了云雀的衬衫口袋。


云雀抬头看他。


迪诺笑得灿烂:“这是老师对弟子的饯别哦。”


“哼。”云雀抬起袖子在额头上擦了一下。


“别这么无情嘛,我会伤心的。”


“无聊。”


“其实恭弥知道的吧,我和你,十年后的你的关系。不过我相信恭弥的话是绝对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被影响的,所以口袋里的话就帮我带给十年前的我好了。”迪诺在云雀回头看他的时候也认真的看着他,“毕竟,那个时候的我,还是个笨蛋呢。”


云雀听他说完,拉上门出去了,门外草被跪坐在客厅恭送云雀离开。


迪诺躺回床上,抬起手,看着阳光从指缝间穿过,里面有飞飞扬扬的尘埃在浮动。


【我什么都知道啊,迪诺。】


【包括你是个胆小鬼,不断用家族利益做借口,却不敢在心里承认你早就已经喜欢上我的事情。】


【你要纠结到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无论是我还是加百罗涅都不会成为任何一方的阻碍。】


【快点放下你那无意义的歉意吧。】


我真的是个笨蛋呢,恭弥。


果然只有我这种胆小鬼会因为心里不敢承认才在嘴上一遍一遍的对你说着喜欢,不停地,一遍一遍的把我爱你说给你听,说给自己听。


恭弥,谢谢。


 


四、山狱


“礼堂,牧师,祝词,司仪,请柬,婚车,礼服……”一大堆参考资料放在面前,饶是狱寺隼人也看昏了头,“啊啊啊,笨蛋,不要在那边看着啊,来帮我整理啊!”


“好好,隼人你不要激动嘛。”山本武带上门走过来坐到床边拿起其中一份资料,随便翻了两页就被里面种类繁多的礼服款式看昏了头,将书放在一边,山本武伸手去揽侧对着他正看得仔细的狱寺隼人,“隼人,虽然你愿意自己研究我很开心,但是毕竟我们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啊,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


“你说什么?笨蛋!这种事情当然要亲力亲为!交给那些设计师我才不放心!”狱寺转过头瞪着山本武,“那些家伙设计出来的东西我都看厌了!一点新意都没有!”


“嘛嘛,不要这样说嘛,他们也很辛苦啊。”山本武看着狱寺隼人依旧没有放弃,只好转而说道,“那今天先放一放如何,明天早上Boss不是说要开会吗?”


“不行!就算是挤也要把时间挤出来!自己完成!也不指望你这个笨蛋能做什么!你先去休息吧!”


“你不休息我怎么可能休息啊。”山本武说着爬到了床上。


“喂!笨蛋武你要做什么!”被床上突然陷下去的动静吓到,狱寺转过身看着擅自爬到他床上躺着的山本武。


“不会做什么的啦。”山本武躺着仰头看狱寺,这个可以很轻松的看到对方俯身过来时露出来的脖颈,明显的锁骨窝,前三颗纽扣没有扣上的胸口,山本武呆了呆。


看他的呆样,狱寺就知道他的视线在看什么,在山本武胸口上打了一下:“从我床上下去!笨蛋武!”


被打得回过神来,山本武把手抬起来垫着自己的脑袋:“隼人不要这样嘛,我又不是迪诺先生,不会在结婚前就对你下手的啦。”


“谁,谁说是这种事情了!算了,随便你,爱躺哪躺哪!先说好,我的被子可不够两个人盖的!”明明是对方有错在先,但被这样一说,狱寺反倒红了脸,又转过身背对着山本武去研究他的资料了,真是的,他又不是Omega还怕被标记不成!都是alpha谁上谁下还不一定呢!自己矫情个什么啊!在心中这样说着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资料上的拉丁字母却再也没有一个看进眼里了。


混蛋武!


狱寺隼人这边正因为山本武而不平静着,山本武却突然得到了灵感:“说起来,隼人,要不去问一下迪诺先生吧,他和云雀结过婚,关于这些事情,应该更清楚一些吧。”


“迪诺和云雀……”思维还停留在奇怪的地方没有回来,狱寺答应道,“随便你好了。”


“好,那我明天下午就去拜访一下迪诺先生好了~好了,既然有办法了,就先睡了吧,隼人。”


“谁要和你睡在一起啊!”


“都这么晚了,我已经困得动也不想动了,隼人你就让我留下吧。”


“去客房睡!”


“这样不是太见外了吗?”


“谁和你是内啊!”


“你啊。”


!#¥%……%……&*()*&……%¥#


当然,最后还是睡在一起了。


寒冬的夜晚,虽然说有空调,但是只有一张单人被的床上,两个人还是不自觉得就渐渐越靠越近了。


终究,不论是多长时间的等候与追随,两颗心都会再次紧紧贴靠。


在风雨飘摇的日夜里。


五、迪云


“恭弥。”


“我说主卧那边怎么没有人——”云雀靠在门框上,带着揶揄的笑意看着迪诺,“怎么?忍不住对那孩子下手然后被赶过来睡客房?嗯?”


“啊啊啊啊,真是的,我才不会对自己的学生下手。”


“哦?是吗?”云雀走过去坐在床边,伸手揉了揉迪诺的金发,“那我呢?亲爱的老——师——”


“你是我的爱人哦。”迪诺把在自己头上捣乱的手拉下来,放在唇边轻吻,“只有你,不是别人,恭弥。”


“嗯~”云雀任由迪诺的动作,“伤员要好好休息哦。”


“我所爱的,只有你,恭弥。”迪诺蹭了蹭云雀的掌心,比脸部稍微低的体温,气息却是自己熟悉的。


“对不起,一直以来,对不起,恭弥。”


“你在为什么而道歉?”云雀将另一只手附上迪诺的脸庞,“所以我说你以为我是谁,我一直都在告诉你我知道了啊。”


“对不起,是我太自以为是了。”迪诺说,“一直在自说自话,没有明白你给我的提示,我早该想到的,我最最聪明的恭弥,怎么可能会被欺骗呢。”


“哼,所以说你是笨蛋啊。”


“以后都会明白了!恭弥!”迪诺握住他的手,“让我们继续相爱吧。”


“我爱你哦,迪诺。”


云雀俯下身,亲吻迪诺的嘴唇,然后迪诺抬起双手环抱身上的人,加深了这个吻。


我确认我们都深爱着彼此,并将一直这样深爱下去。


这才是给予恋人的承诺。



六、


“迪诺先生,你是来拿改装好的匣子的吧。”入江正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请等一下,我马上拿给你。”


“你——”迪诺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自己的嗅觉出问题了吗?为什么会觉得入江正一身上有Omega的信息素?!


“啊啊啊……”入江正一揉了揉乱糟糟的橘红色头发,“被发现了呢,也是啊,Alpha已经死掉了嘛……”


所有人都知道入江正一喜欢白兰,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入江正一是个Omega,一个被白兰标记的Omega。


在Alpha与Omega的关系中,Alpha的标记对Omega有绝对占有的效果,被标记的Omega一生只能和标记他的Alpha发生肉体关系,而Alpha却可以标记多个Omega不受制约。


这个以肉体铭记的不平等契约中,唯一平等的大约就是其中关于一生的期限却是对双方都有效的约定,也就是说,如果Alpha死亡,他的标记也自然失效,Omega将重新回到未被标记的空白状态。


入江正一之前一直在很小心的使用抑制剂,他不是云雀恭弥,没有那种不用抑制剂到处招摇也不怕被骚扰的力量,伪装成Bata是个不错的主意,被白兰发现完全是在上【虐恋情深の白正】床之后,彼此交融之后才暴露了Omega的事情。


现在标记他的Alpha死了,属于入江正一本身的信息素就流露出来,再加上他又喝了酒,完全无法在另一个Alpha面前掩盖自己的第二性别。


入江正一不在意的耸耸肩,反正眼前这个Alpha又不会对他做什么。


真好啊,云雀恭弥。


战斗结束后,再次见到二十五岁的云雀的时候,入江正一这样说过。


真好啊。


不是说计划成功了,我们赢得了战争。


不是这样的好。


这句话说的是——


真好啊,云雀恭弥,有一个这么忠于你爱你并且可以陪着你过一辈子的Alpha在这片战场的废墟中,等着你的归来。


“呐,迪诺先生,你知道Omega被标记时候的感觉吗?”


迪诺眨巴眨巴眼睛,摇摇头。


他不是Omega,云雀恭弥也不可能同他说这种事情,所以自然是不知道的。这和平日里的入江正一不一样,如果不是喝了酒,这个腼腆的内敛的实际上比他们很多人都坚强决绝而深情的男人是不会和他说这些话的。


“不仅仅是身体的深处,这里——”入江正一把手放到自己的胸口,“也有一种被另一个人填满的感觉,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从此都有那个人的气息,被另一个人包裹住,难分难解……”


“而当标记失效的时候……”入江正一的手轻轻摩挲着自己后颈的性腺,轻轻的笑出了声,“已经融为一体的气息会一丝不留的全部抽离,就好像,把灵魂的一部分生生剥除,只留下一副骨架血肉的躯壳……”


“所以,迪诺先生。”入江正一抬头看着迪诺,圆圆的镜片后橙色的眼眸凄美的好像挣扎在地平线上的夕阳,“请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请一定好好的活着。


不仅仅为了你,还为了你深爱的那个人。


你们已经融为一体。


你在他的身体里,化为他的灵魂,铸造他的骨血。


他的每一次心跳都会有你的力量在里面。


或许,这便是,这个最古老朴实契约于爱的表达方式


 


【未来篇·完】


 


 



☆以上,如果觉得可以接受白正be的小伙伴就不用继续往下拉了,虽然我一直觉得白正在这一个世界be的话是一个很正常的结果,但是情感上依然心疼小正呢,所以才有了下面这一段幻想。



无题、白正


死亡会被取消的话,那么这一切的罪魁呢,也会得到赦免吗……


“不行不行!怎么又在想了啊!”入江正一抱着购物袋走在路上,真是的,这样也能走神,自己还真是无药可救啊!


狠狠的摇头,不要再想了啊!入江正——“啊!”背后传来撞击,入江正一被这股力道撞得一个踉跄,扶着旁边的橱柜才没有倒下去。


“喂,你——!!”走路要小心啊!没有出口的话被堵在喉咙里。


撞上来的青年伸手帮他捡起掉在地上的钱包,把洒出来的证件也一一装回去,然后放进他上衣的口袋里。


我说过的吧,无论在哪个平行世界,我和小正都会相遇的。


在二十五岁这一年。




☆请让我假装我已经更完了所有的篇章,下一次更新就是小术蓄谋已久(?好好说话)的crucifix篇啦!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

热度(67)